中二芽依子

又是一个想不出名字的小短篇

更新超级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>3<
我也很绝望啊我这没有脑洞的大脑
顺便一提之前的长篇大纲搞丢了T^T大概要过一段时间等我把大纲写完再更长篇了
这段时间先就先写写小短篇这样子
其实写短篇超级棒啊,你看,有灵感就能写,逻辑不够私设来凑,搞得我都想放弃长篇了……(危险的想法)
不知道多少次刷队3的时候突然出现的脑洞
时间:内战刚结束(听起来就不像什么甜文www)
话说内战梗都被玩烂了,再虐也虐不到哪去了是吧
内战+失忆梗      ooc预警
话说真的是糖!!!
这次先放的是开头,所以比较短,下次大概会一发完







好冷。

不仅是损坏的盔甲抵御不住严寒,打从心底盘旋上升的凉意让人几乎要停止呼吸。

雪花飞进颓垣断壁,一丝丝浸透了tony的心。反应堆上的伤痕宣告着战甲的报废,白茫茫的一片,无依无靠,孤身一人。

tony有些头痛。记忆太模糊了,仿佛那是千年前发生的事情,虚无缥缈,毫无实感。没来由的心寒刺痛着tony。tony胡乱地挥手,触碰到了还带着爪印的盾。

像是触碰到了什么开关似的,tony脑海中像幻灯片放映一样迅速地闪过几幅画面。

自己看到了父母被杀的视频。
自己将武器招呼到冬兵身上。
以及……自己不管不顾地将手心的激光射向cap。

“奇怪的画面。”tony想,“我怎么会那样对steve呢。”但那画面却又异常真实,那是梦所触及不到的实感,是真真切切能感受到心痛的画面。

奇怪奇怪奇怪……还差了些,还不够,一定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,穿插在那之间的事……

剧烈的思考引来了轻微的头痛,这使tony不得不考虑起自己的现状来。

哦,好极了。身上的战甲残缺不全,破烂不堪,全身隐隐作痛,大概是擦伤吧,头上有温热的液体不断向外涌出,一点一点滑落在地上,随后晕染成一片,像一朵浓艳的花盛放着,美丽又骇然。这里风大雪大,四周无人,寒气刺骨。

一切都很可疑。为什么自己会受这么重的伤,自己身处何地,这之前都发生过什么。

----------毫无头绪。

话说回来,但比起这个,当务之急是得脱离这种危险的处境才行,再这样下去,出人命也不是不可能。血不断流淌,身子也愈发虚弱。不能再拖延了,得寻求支援。

tony艰难地挪动身子,将手用力向地面一砸,掌心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似的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“备用应急能源已启动,该机体存盘已连接,数据读取成功,后续能源暂无储备,预计可使用十分钟。”清脆的女声随即响起。

说起求救,steve是tony第一个想到的人。“friday……向steve发出求救信号,快。”已经很难清晰地说话了,看来比想象中的处境还要困难,至少自己认为还能醒着看见steve来接自己,还能看见steve的面庞让自己安心一些。

出乎意料的是,人工智能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接到指示后立刻执行,而是顿了顿,接着开口道:“boss,考虑到之前的事,建议您更换求救对象。”

“无所谓,你来选……”失血过多模糊了视线,tony已经快睁不开眼睛了,只得交给friday来全权负责。

“好的,boss,信号发射中。”

即将昏迷之前,tony突然反应过来,friday口中“之前的事”,应该与自己的记忆有所关联,那么friday又是为什么不让我联系steve呢?

“事情变得棘手了啊。”这是tony失去意识前唯一得出的结论。

评论(1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