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二芽依子

无标题 小短文 两发完 第二发

在晚上码字qwq
具体设定见前文qwq
我也不知道为啥就写出了一股东北大碴子味儿啊啊啊啊啊啊啊,心碎💔
超级ooc大盾警告




  steve垂了垂眼皮,继续扒饭。
  tony气得说不出话来。以前别说这么一家小餐馆,就算是米其林三星餐厅,他肯赏脸,主厨都要激动得落泪。但虎落平阳。如今他连给自行车打个气都要问steve借钱,更别说多吃一块肉了。而且steve还特别抠门,tony从来没见过这么抠门的男人。虽然他收入不错,衣着打扮也明丽整洁,但他的抠门程度令tony叹为观止。就连tony不小心掉了菜在桌上,steve都要拿眼睛瞪他半天,一直看得他讪讪地夹起放进嘴里,他才满意地点头。
  steve把钱都存进余额宝,手机音效开到最大,等有钱入账时,手机就发出“哗啦啦”欢快的掉金币的声音,这时steve就会眯着眼睛,笑吟吟地摇头晃脑,好像那是全世界上最快乐的声音。
  他这个恶俗的毛病让tony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他不禁问:‘steve,你很爱钱?”
  steve不假思索地点头:“当然! ”
  tony没想到他会这么直白,他替他脸红了一下,又问:“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?”
  tony非常震惊于这个问题的白痴程度,他反问:“钱....不是越多越好吗?”
  每个月月底的那个周末,steve会去一趟城郊的福利院。小孩们导常安静地排着队等他问诊。偶尔与他说话,声音也是小小声的:”昨天有人来领养,我故意表现不好,不想让他们带我走。”
“你不喜欢他们?”
“并不是。”
但我不想离开bucky。”
bucky是另一个孤儿,因为出生就少了一只胳膊, 还有其他重病,被父母遗弃了。
小男孩十分乐观,拉着tony表演手指魇术。
tony与他玩成一团, 出来后问steve:“你存钱是为了福利院和这些小孩吧。”
steve没有回答,半晌才说:“你有钱的时候经常给人捐款,为什么?”
tony有些不好意思,挠挠头,老实道:“其实那些都跟我没关系。”
家大业大,偏偏只有tony一根独苗, 他打个喷嚏,家里人都如临大敌。后来不知谁跟他奶奶说,要以tony的名义做善事,为他积福。老人家迷信,于是开始不问青红皂白地做慈善,以为这样就可以消灾解难。
“其中有不少骗子,让我觉得恶心,所以写那些文字去羞辱他们。很幼稚,对不对?”
steve有些好奇:
“那那双靴子呢?”
“什么靴子?”
steve回家,翻出那双小红靴与字条。tony想了很久,突然呆住,结结巴巴道:
“是在月坛公园吗?”
“是,雪天,当时我还是个流浪儿,去拿这双靴子,被一个男孩砸破了脑袋。”
tony非常、非常震撼,他一把抓住steve的肩膀:“是不是一个雪球,里面有块小石子? 那天你穿一件黄色外套, 外套的图案是一个一块盾牌?”
steve盯着他看了很久,半晌,他长长地吁出一口气:“是你。”
tony张大嘴巴,站起来。steve也没想到当初那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竟然又站到他面前。
tony惊得无以复加。他们对视许久,突然齐声笑了出来。
“这么巧。”
“居然是你。”
为此tony印象深刻,还委屈了好久,那是tony第一次被父母揍,他不理解为何自己朝一个“小偷”丢了雪球,却还得挨揍。
“对不起,我随手抓了把雪,不知道里面有石头。”
“我看了看你才知道,当时吓坏了。”tony忍不住拔拉steve的金色头发,问:
“”留疤吗?”
“不要紧,只擦破点皮。要不是那天,我也不会被民警解救出来送去福利院。所以那笔钱和鞋,是...”
“应该是我奶奶给的。”
“原来这么多年我一直谢错人了。 ”steve感叹,“所以那你们一家人在公园是...”
tony的脸色忽然黯了一下, 继而故作轻松地甩了甩手:“那天,我奶奶来带我和我爸回去。”
steve没有继续问。他记得那日在场的还有位美妇人。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,小男孩吵着要坐旋转木马要吃棉花糖,看得他又脸红又羡慕。可tony说, 被带走的只有他们父子。
所以那位眼神忧郁的美妇人呢,他的母亲呢?
“她还在北京?你找到她了吗?”steve轻声间。
tony看着窗外,忽然说:
“又下雪了。”
鹅毛大雪纷纷扬扬,很快盖满整个小小的院子。
从屋檐到地面,白茫茫的一片,静悄悄的。
  他们肩并肩坐在一起,窗上是红色的窗花,路灯的光又黄又小,大雪无声,整个人间都仿佛陷入安宁寂静之中。
  tony小心地、有些不好意思地问:  “steve。”
“嗯?”
“你说喜欢一个....那是什么感觉?”
  4.
  儿科医院的小病人纷纷觉得,最近steve医生特别和颜悦色。他们商量了一下,决定鼓起勇气与他讨价还价。
  咳嗽的小胖说:  “糖浆好喝。”
  换了是以前,steve医生会板着脸说:  “好喝也是药,不准乱喝。”
但这天他却说:“是吗, 我给你换种口味,药效一样,口感可能更好。”
小胖不懂药效是什么意思,但听说有新口味,这让他非常满意。
小瘦子眼里含泪但不敢哭出声,只弱弱道:“怕打针。 ”
以前这种哭诉steve医生都当没听见,但这次他感同身受般地叹了口气:
“是啊,打针是挺疼的,所以以后你还玩雪、还着凉吗?”
最后小慢子还是挨了一针但steve医生送了一个气球给他。他受宠若惊,顿时忘了屁股疼。
气球是tony吹的。
他破天荒找到医院等steve下班,坐在台阶上百无聊赖,看到有气球,就吹着玩。每个小病人分一个,还拧出各种形状。
最后他拿起一个闲置的听诊器,煞有介事地跟看完病的小病人演起戏来。
steve又好气又好笑,摇着头去巡房,不理他。回来的时候看小病人在屏风外围成圈。steve问:“你们在什么?”
小孩天真地“嘘”了一声:“小声点儿, tony医生睡着了。”
steve有些狐疑,打发走小孩们。走进去,边走边说:“tony,你又搞什么?”
屏风后是一张床, tony像是睡着了似的侧躺着,脸上还带着一抹浅浅的笑。
steve走到他面前,骤然变色,突然像疯了一样按压起他的胸膛来。
小病人们吓得“哎呀哎呀”作鸟兽散:
“tony医生要死啦,tony医生要死啦!”
等tony醒来的时候,steve正坐在病床旁边, 手支着头,安静地看着书。眼皮有些浮肿。
tony咳了一下,steve抬眼:
“醒了?’
tony的嗓子有些哑:“吓到你了。”
steve淡淡道:“怎么会呢, 我是医生。心脏骤停急救术的考核我回回满分。”
tont笑了一下,仔细看他,许久才问:“哭了? ”
这话说得steve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。他连忙扶稳坐好,恢复那张波澜不惊的脸:
“怎么会, 我是医生,见惯生死了。”
tony对着天花板看了许久,忽然说:“我身体不大好,我奶奶认为都是我妈的错。”
steve的眼神从书上缓缓挪移,看着他。
“我爸跟我妈认识的时候,我奶奶已经给我爸选好了一个对象。”
“”门当户对的那种,你懂的,老掉牙的故事。我爸不愿意,就跑了。可后来,他又回去了。”
“因为你?”
tony点点头:
“贫贱夫妻百事哀。他们连给我做手术的钱都凑不开。错过了最佳手术期,这才迫不得已去求我奶奶。”
那天是他们一家三口最后团圆的日子。他奶奶就坐在旁边的豪车里看他们父子。 那天的tony还不是那个非张刻满的tony,更不会写信去羞辱别人。
他还穿着最普通的衣服鞋子,为能坐一次旋转术马而感到高兴。他还像一个普通小孩那样,对他认为是坏人的steve丢雪球。
在那之后他就被带上那辆加长轿车,而steve则被抬上救护车。在豪车上tony大哭,拼命说“我不是故意的”。奶奶被他恼得不行,命人买了小红靴,随手包了一封钱送去医院。她看着有些羸弱的tony,随即心血来潮写了张字条,井签上tony的名字,安慰他:
“别哭了,你看,我替你给那个小男孩道歉了 。”
tony似懂非懂地点点头。
tony不知道,steve也不知道,多年以前的那一天后他们登上两辆不同的车,一左一右,南转北转。他们的命运在月坛公园短暂交集,又很快平行。直到在圣彼得堡的大雪里,他们又一前一后地走在雪地里,却并不记得彼此。
“我奶奶是个特别固执的人,我都这样了,她却依然坚持我爸的婚礼。她说那女孩特别好,出身高贵,名校毕业,为人单纯。”
  steve突然笑起来:  “这么好。”
  tony也笑:  “是啊,那继母好到吓得我都跑了。”
  “别说别人了,你也固执。不但固执,还很没心没肺。给自己办葬礼,亏你想得出来。”steve说。
  “对啊,我一直在想,像我这么没心没肺的人,怎么交得到朋友?要是有,那个人一定也是没心没肺、无情无义的吧?”他转向steve,  “就像你这样的。”
  steve点点头:  “对,像我这样。”
  经历过生离,见惯了死别,生老病死,生离死别,于steve而言,不过常事。他的心就像这漫长的冬日,冰霜严寒,不会轻易融化,不会轻易流泪。
  tony挽住steve的手臂:“这样我就放心了。”
5.
tont出院那天,steve破天荒打了个车。tony受宠若惊,坐在出租车后座上,东摸摸西看看,夸张地慨叹:“我们真是太奢侈了。”
  steve说:  “对,是,没错,你看,那个楼盘,一平方米五万。”
  “天哪,抢钱啊。”tony非常配合。
  车子抵达巷口,steve说:  “去吃个饭。”
  一听到吃饭tony就特别开心,屁颠屁颠地跟在他身后走进那个熟悉的小饭馆。进门就扯着嗓子喊:“我要西红柿炒鸡蛋, 只要炒鸡蛋不要西红柿!”
  但老板并没有出现,反倒是steve系上围裙,说:“没有西红柿炒鸡蛋。这家店今天被我包了。”
  tony被惊呆了,良久才说:“steve, 你中彩票了?”
  steve哼了一声,择菜,淘米。“就算中彩票我也只会把钱存进余额宝,怎么会拿来喂你这没用的东西?”
  tony想了下她听到钱的声音时那种丧心病狂的笑, 顿时点头。“”所以你今天这....”
  “今天是你的生日。”
tony猛地呆住,怔立在原地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他缓缓拉开椅子,给自己摆好碗筷,又在对面也摆了一副,然后端坐着,等steve把菜端出来。
  一碗鸡汤长寿面, 然后是一盘青菜豆腐。
  汤面热气腾腾,搞得他睁不开眼。他抹了一把脸:“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?”
  steve没有回答,给他夹了些青菜,又夹了一小块豆腐。
  “青菜豆腐保平安。 ”他轻声说,自己却不动筷子。“生日快乐,tony。”
  tony举起筷子,手有点颤抖。他自我解嘲:“我连面都夹不起来,你又要损我了吧。”
  “那当然。”
“你除了长得好,家里有钱以外,一无是处。”steve平静地说,“可你现在被家里赶出来了,连有钱这唯一的优点都没有了,还有先天性心脏病,要大笔的手术费,做完手术还要好生养着,不能做事、不能激动,你跟废物有什么区别?我嫌弃你,理所当然。”
  tony一口一口吃着面,沉默地听完这番话,又端起碗喝了一口汤,抹了一下嘴巴:“是, 我不能拖累你。”
  “你奶奶给了我一大笔钱, 还帮我找到了亲生父母。我很快就要跟父母相认啦,他们血统优良,出身高贵,名校毕业。”
  “那就好。”
  “这个,给你。” steve起身,在桌上放下一张老照片。照片上是旋转木马,一个小男孩坐在上面,笑容灿烂。他的父母站在一旁,面带微笑却有些苦涩。而照片的角落里,一个脏兮兮的孩子无意间闯入了镜头。
  他注视着那个小男孩,笑得比他还要灿烂。tony问:  “你是从哪里找到的?”
   “你不需要知道。但我知道你妈妈过世了,你来纽约就是为了找这张照片。现在找到了,你也该回家了。”steve顿了顿,十指握紧掐入手心,  “我也....该走了。”
  他转身,头也不回地步入茫茫大雪中。tony一个人坐在那家饭馆里,静静地吃完青菜豆腐,喝光最后一口汤, 然后起身,走出饭馆。路边多辆豪车早已停靠许久。 他坐进去,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妇握住他的手:  “回去就做手术,不要任性,你要的东西奶奶也帮你找到了。那孩子不适合你,我查过了,他父母都是些不三不四的人,他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抛弃了,龙生龙凤生凤,他也好不到哪儿去。他二话不说就收了我的钱,还不如当年你妈有骨气...”
  tony听到steve的父母时,想到steve自己的说法,不禁在心底暗骂了一声”骗子”,但随即打断奶奶的话:“我知道。 他不喜欢我,我也不喜欢他。”
车子拐了一个弯,他们一左一右,南辕北辙,就像许多年前那样。tony坐在车里,而steve走在雪地里,他们同时伸出手。tony碰到了冰冷的玻璃,steve的掌心落下一朵同样冰冷的雪花。
6.
  steve始终觉得小孩是最难对付的病人,譬如这个小女孩,明明发烧三十九度,仍坚称没事,要去幼儿园。
  “因为今天是小鹏的欢送会呀。”她软糯地说。
  steve知道小鹏是女孩心仪的小男生,于是问: “你舍不得他?”
  “我最讨厌小鹏了。”小女孩撇嘴。
“那你为什么还要带病去幼儿园送他呢?”
  “哎呀,我就是要去告诉他,我可讨厌他了,叫他快点走,不然他一直哭不肯走,可讨厌啦。”小女孩鼓着腮帮子,“ 他的新幼儿园可好啦,他不肯去,真是太傻啦。”
  “所以你才要告诉他,你讨厌他,让他快点去更好更新的幼儿园,对吗?”
  “是呀,就是这样。”
  steve点点头,自言自语:“我也是, 我一点都不喜欢他。”说着讲手中沉甸甸的一袋若无其事地扔进了医院的大垃圾桶。




评论(14)

热度(15)